泰州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道 第559章 绝阴尸煞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28:20 编辑:笔名

道 第559章 绝阴尸煞

“绝阴尸煞!”百裂刀看着步辇上被守护在内的少女,眼中炙热半点未曾遮掩,“甲元叔,这名女子我要了。xt电子书下载”

甲元闻言慢慢点头,“此女当是遗腹而生,天生体质至阴至寒,又沾染了母体尸气,竟是形成了难得一见的绝阴尸煞之体,对少主而言,当真是难得的机缘。擒获此女,虽不能间接将绝阴尸煞吸收,却也能通过阴阳交-合,不断蚕食融入己身。只需少主能够将绝阴尸煞炼化融入自身,必然能够神通大涨。”

言至此处,他悄然皱眉,道:“此女体内绝阴尸煞如此浓重,明显已经苦苦支撑多年,随行又有大尊修士作为护卫,出身必然非同小可,若出手将其留下,大概会招惹麻烦。”

百裂刀嘴角悄然翘起,森然狰狞,“就算他们出身不凡,但在界渊之中,只需事情做的干净利落,又有谁知晓是你我出手。除了这女子,余者一并杀死就是,待我吞噬了所有绝阴尸煞,便将此女一并杀死,就可永无后患了。”

甲元眼中显露满意之色,不愧是侯爷看重的后辈,以至不惜耗费大代价送他归返小千界将其接来,如今看来,侯爷的决定极为正确。此子心狠手辣资质绝顶,确实是未来接替侯爷执掌大事的不二人选。

“既然少爷开口,老奴自然会出手为您做到。”语落,此人挥了挥手,身后修士霎时而动,将对面一行修士围困在内。

黎度脸色突然变得极为难看,他未曾想到,在临近界渊出口的时候,竟然会遇到这种情形。而且最让他暗中心惊的却是,他竟然看不穿对方为首修士的修为。

“若局势不对,不惜一切代价护卫小姐。”黎度低声吩咐一句,脸色难看却未曾显露惊惧之意,上前一步,沉声开口,“绥远界乌拉氏黎度,见过道友。我家小姐乃是戎国威远侯嫡亲血脉,不知道友可否看在侯爷脸面上,让开一条通道,让我等通行。”

“戎国,威远侯?”甲元脸上显露些许诡异之色,悄然摇头,道:“老夫原本还有一些担心,如今却不必了。我家侯爷乃是羯国大成候,与威远侯乃是厮杀多年的宿敌。”

“动手吧,大尊修士交由老夫料理,你等出手,除却步辇上的女子,余者尽数杀死。”

声音未落,此人一步迈出,扬手之间便有浩荡神通霎时出手。

“保护小姐!”

黎度低吼,眼中狠辣之意大盛,身影悍然迎上。

“嗯?”萧晨口中轻嗯,目光微闪看向前方,脸上显露些许讶色。

看着麾下修士面露疑惑,他低声注释道:“前面有两方修士厮杀,其中一方你我见过,正是之前因火龙欲与你我差点发生冲突的绥远界修士。”

“原来是他们,不知此刻是因为什么原因与人交战,莫不是又想要抢夺别人的宝物吧。”道魔冷笑一声,明显对绥远界一行并无好感。

众人闻言忍不住一阵低笑,一行气氛登时缓和了许多。

萧晨摇头,道:“事情恐怕不是你们想的这样,此番落在下风的,乃是那绥远界修士。看来这次是绥远界修士倒霉,遇到了实力比他们更强的队伍。”

“哈哈,这也算是善恶终有报,绥远界修士这样嚣张,如今也轮到他们去哭了。”道贤笑着开口

,众人又是一通哄笑。

“大人,我觉得咱们应该凑过去看看热闹,如果有趁机落井下石的机会,也好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。”

“不错,满弓此言颇为有理。想起那fu人嚣张的嘴脸,我心中便是一阵的不痛快。”

“对,好好的出一口气,若是运气好了趁着双方两败俱伤,说不定还有将他们一锅端的可能,到时候必定又是大批的宝物进账。”

“大人,这机会看来真的不错啊。”

近三百年相处,诸人对萧晨虽然敬畏,却也知晓他的性子,敢跟他随口开一些无关大雅的玩笑。

却见萧晨悄然皱眉,数息后无奈摇头,道:“看来这次我们不得不去看这一场热闹了。”

麾下十二修士之前尽皆为一方老祖,哪个不是心智如海的人物,闻言笑闹声霎时平息下去。

“大人,可是出了什么变故?”人祖开口,问出了诸人心中的念头。

萧晨点了点头,“左右两方各自出现了尸族、火族修士的气味,唯独交战之地这一方没有。既如此,你我也只好沿此路前行避开他们了。”

麾下十二修士点头,脸色化为肃然。

近来伴随着不断靠近界渊出口,两族修士分布突然变得稠密起来,若非大人晋升造物境,元神又有奇异处能够提前感应到两族修士的气味加以躲避,他们恐怕早已经暴露了行迹。

“走吧。”萧晨开口,带领麾下十二人驾驭遁光,呼啸向前行去。

界渊之中,两道身影疯狂绞杀在一起,两人神通出手,光华夭夭,威势惊天。

黎度越战越心惊,脸色更是化为一片惨白,对手神通之强,实在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,以他的修为竟只能被其死死压制,不断消磨体内的力量。之前若非他施展秘术勉强抵挡下此人的两记杀招,如今怕是已经落得重伤下场。可即便如此,看着对方风轻云淡容貌,黎度心中也慢慢生出惊惧之意。若是继续下去,即便他能够继续支撑,却终究难逃落败乃至殒落的下场。

事情糟了!

乌拉氏七名护卫与那fu人苦苦支撑,却根本不是百裂刀及其麾下修士敌手,支撑顷刻纷纷不敌,体内受了不轻的伤势。

步辇上的少女不得已只能将步辇所带造物境力量激发而出,化为护罩将身边修士守护在内。可这守护之力原本便是为她一人准备,如今却要张开包裹更多修士,其消逝速度登时大增。

百裂刀脸色平静看着步辇上的少女,眼中炙热非常。他想要得到的东西,从来没有人能够阻拦。这女子对他来说有大用,又岂能将其放过。

此人抱肩冷笑,身边修士却一刻未曾停止出手,神通不断轰落这护罩之上,以加快护罩崩溃。眼下终究是在界渊中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早些将此事敲定,也免得横生枝节。

“小姐!您放我们出去跟这些人拼了!”

“家主布下的护罩本就是为了庇护您一人,不值得为了我们浪费力量!”

“请小姐放开护罩,即便今日难逃杀劫,在我等未曾死绝之前,任何人都休想伤害小姐半点!”

fu人站在步辇旁,脸色惨白,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色,“小姐,他们说的对,您不要苦苦护着咱们了,不如多留一些力量,大概事情还有转机。”

“云姨,这里是界渊,威远侯老祖未曾派遣修士接应咱们,又有谁会出手救下我们?”少女悄然摇头,惨白的嘴唇抿在一起,透出一股倔强,“你们都是我乌拉氏最为忠心的修士,能够拼死护我,我自然也能护着你们。若今日难逃一死,我便与你们一并殒落在这,不再受体内痛苦的折磨,也算是解脱了。”

说到这,少女目光落在激战中的黎度身上,“如今只希望黎叔能够脱身,将你我被害消息带出去,日后也有为我们报仇的机会。”

fu人又要开口,却被少女打断,扬首显露淡淡笑意,“我只求云姨能够在最后带我一起离开,莫要劝我,云姨自小看我长大,应该明白我的性子。我决定了的事情,除非自己愿意改变主意,否则谁说都是无用。”

fu人眼看无法劝说,心中感伤,悄然点头应下,转身低喝,“小姐要护我等周全,与你我同生共死。但家主临行前将小姐托付于我等,即便是死,你我也要死在小姐身前。”

“誓死护卫小姐!”

乌拉氏护卫低声咆哮,脸色狰狞,眼中尽皆是疯狂之意。

步辇上,少女的脸色越来越惨白,仅是控步辇释放出的力量,便已经快耗尽了她为数不多的精力,视线逐步模糊,她嘴角显露一丝苦涩。

遗腹出生,身带寒气,虽得父亲宠爱,但从出生至今,无时无刻不生活在病痛折磨之中。

自痛苦中降生,在痛苦中死去,莫非这便是她的命吗?

虽然心中早已有了准备,可真的到了这一步时,还是难免有些不甘啊。

但就在这时,模糊的视线中,一行修士突然现身,直奔步辇外围攻修士扑杀而去。她眼中最后一个画面,便是一名青袍修士迈步而来,面色清冷,眼眸如星,袍袖一挥,便有浩荡神通出手,向与黎叔交手大尊打去。

“他是来救我的吗?”

心中转过这个念头,少女眼前一黑,意念完全陷入昏迷之中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心存死志的乌拉氏修士心中重新泛起求生的**,不过当他们看清那出手之人,脸色却忍不住霎时大变,眼底显露提防之意。

直到确定他们确实是来援手,并无恶意之后,脸上才纷纷显露复杂之色。

fu人带着护卫小心守护着步辇上昏迷过去的小姐,带着她退出战场,直到安全之地才暂且停下,目光紧张关注着战局变化。

小孩夜里咳嗽厉害妙招
宝宝反复发高烧怎么办
小便刺痛有异味吃什么药
小便黄是吃什么药